赵泽良最后表示,关于安全可信、安全可控的概念本身也还在发展之中。我们应该根据网络安全形势的发展,特别是根据互联网的发展不断丰富、不断完善。不管怎样,都不是要限制国外的技术和国外的产品,更不是要限制先进的技术和先进的产品。随着中国大数据战略、网络强国战略、互联网+行动的推行,随着我国网络安全工作的进一步加强,特别是网络安全法出台以后,我国的网络安全工作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,中国的市场会更加扩大,中国市场的秩序会进一步规范。【详细】
“我不懂法律,我只知道,1997年以前香港的终审权在英国,有一种判刑叫做‘等候女皇发落’,殖民地的终极法治,最后还不是一个人说了算。”香港《头条日报》网站道出了“港独”鼓吹者的丑恶嘴脸,当别人表示有漏洞时,就是摧毁法治,当自己认为过时时,就需要修订。文章称,法律不是天降的十诫,法律是由人写成,有问题、遇漏洞,就要检讨诠释。回归前设计一国两制,谁想到19年后会有“港独”,还跟“台独”等串联,成为危害国家安全的炸弹。那么现有法律是不是有再诠释的必要?【详细】